扶溝首例非法獵捕殺害野生動物刑事附帶民事公

 提示:点击图片可以放大

  六名男青年為了滿足口腹之欲相約到野外打野雞嘗鮮,不虞觸犯罪律被公安機關逮個正著,一時的嘴饞終至釀成嚴重后果。7月13日上午,扶溝縣邦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轄區內首起作歹獵捕殺害野生動物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

  公訴機關指控:2020年1月11日14時許,被告人馬某一、馬某二、馬某三、洪某、王某、李某六人正在河南省扶溝縣固城鄉豐收河秦嶺村南河段左近區域,运用禁獵用具彈弓打鋼珠的形式,進行作歹狩獵。正當馬某一等人打獵打的起勁,被經過的扶溝縣公安局固城派出所巡警發現,巡警當場從馬某一等人車上查獲捕殺的河中鳥類三隻。經國家林業局丛林公安局公法鑒定核心鑒定,被捕殺的鳥類為黑水雞,屬國家保護的有益的或者有要紧經濟、科學推敲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即三有動物)。

  扶溝縣邦民政府於 2019年7月1日告示扶溝縣行政區域內為禁獵區,2019年7月1日至2024年7月1日為禁獵期,軍用军火、彈弓等為禁止行使的獵捕用具。經扶溝縣自然資源局出具價值核算書對該六人作歹狩獵的三隻黑水雞的價值進行鑒定。根據《陸生野生動物基准價值標准目錄》計算:1、 黑嘴黃爪�黑水雞(鶴形目�秧雞科)1隻,基准價值300元�隻,1(隻)✽300元�隻=300元﹔2、黃嘴黑爪�黑水雞(鶴形目�秧雞科)2隻,基准價值300元�隻,2(隻)✽300元�隻=600元。三隻黑水雞價值共計九百元(900元)。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馬某一等人正在禁獵期、禁獵區,行使禁用的用具作歹狩獵,其行為觸犯了《中華邦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條第二款,非法事實分明,証據確實、充塞,應當以作歹狩獵罪追查其刑事責任。

  馬某一等六人作歹狩獵以致三隻黑水雞去世,破壞了野生動物資源,以致國家益处和社會群众益处受到损害。根據《中華邦民共和國民事物權法》第四條、《中華邦民共和國野生動物保護法》第三條、《中華邦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四條、第十五條的規定,馬某一等六人還應依法承擔民事侵權責任。扶溝縣邦民檢察院作為公益訴訟起訴人向扶溝縣邦民法院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請求法院判令馬某一等六人承擔因作歹狩獵形成國家野生動物資源損失900元。

  通過庭審,馬某一等六名被告人充塞認識到我方行為的危急性,展现認罪悔罪,並願意授与相應的處罰。案件將擇期宣判。

  承辦法官展现:公益訴訟作為維護社會公眾益处的一種訴訟活動,懲罰只是伎俩,教化才是目标。期望通過本案引導社會大眾樹立保護野生動物、保護生態環境的意識,合伙維護社會公眾益处。

  法官同時指导:疫情防控期間,野生動物成為熱門話題,作歹狩獵、販賣、飼養野生動物帶來的不僅僅是性命健壮的隱患,還將涉嫌違法非法,廣大伴侣務需要进步野生動物保護意識,自覺苦守功令法規!(扶溝縣委宣傳部樊帥 )

  自從復工復產以來,作為河南省糧食深加工和食物生產龍頭企業,白象食物把內部作息時間進行了微調:裝卸工由原來的兩班倒,調整到現正在的三班倒……

  河南省小麥已陸續進入返青-拔節期,恰是春季治理的關鍵時期。正在“豫北糧倉”河南省安陽市滑縣,181萬畝冬小麥歷經一個冬日的錘煉,愈發堅挺粗壯,生機勃勃……